糖心玻璃

✨关于cp向✨
最爱吃→🌸凯幻🌸
杂食 是粮就吃 没雷点

爱好是删作品

【凯幻】红罂粟①

*ooc注意
*已成年旧相识(??)设定
*是甜的玻璃渣噢







ok的话








  紫堂幻和凯莉的再次见面是在一场舞会上。

  从很久以前他们就认识了。紫堂幻和凯莉,都毕业于凹凸中学,虽说是同班同学,但并没有什么交集,毕业之后也是分道扬镳。

  也就只有紫堂幻知道,凯莉对他而言,是怎样一个存在。

  ——初恋。

  凯莉是紫堂幻的初恋。那个女孩墨般乌黑的长发,海般蔚蓝的眼睛,那如酒般醉人的笑,他怎么都忘不掉,她算是他学生生涯记忆里最初的美好。

  这样的喜欢他到毕业都没有说出口。

  真是一次让人遗憾的恋爱啊。他想道。

  紫堂幻没想到在舞会上见到她。





  他并不喜欢这样的社交场合,这里的人因为利益而聚在一起,各有所图,笑得再甜也是假笑——但是紫堂家族的末子,哪有缺席的道理。

  紫堂幻找了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闷闷地饮着杯中的红酒。
  突然的,有什么闯进了他的视线里,紫堂幻突然睁大了眼,一口红酒呛得他喉咙烧疼烧疼的。

  那是……凯莉?

  他望过去,男人堆中巧笑倩兮的少女一身红裙,唇红得像是艳艳的火,在一片黑色白色间显眼得很。

  凯莉变得更漂亮了。与少女的清纯不同,她的美抹上了时光,镶上了宝石,就像草莓汁到红酒的转变,那样的成熟美是很诱人的。

  这么多年了,人群之中他一眼认出了凯莉。他没有忘记她的样子——他当然不会忘。

  这一次的再会轻易就勾起了他埋藏在内心的欢喜,看着凯莉上扬的嘴角,好像学生时代的记忆一并涌了上来,课间的喧闹与嘈杂就在耳边。





  ——还不晚……

  紫堂幻有点恍惚。

  他跌跌撞撞走上前去,从形形色色的男人们中挤进去,脸通红地推了推眼镜,在凯莉的注视下弯腰,向她伸出手:

  “凯莉小姐,能请你和我跳支舞吗?”

  凯莉似乎有点惊讶,但很快恢复了完美的笑容,将自己的手和他的重合,回答道。

  “当然。”

  舞池中,紫堂幻的手始终和凯莉的腰保持着一段距离,手就那样悬着,虚搂着她的腰,踏着缓慢的舞步。

  ——手放在人家的腰上实在是……实在是太冒犯了!紫堂幻如是想着。

  他的脸通红。

  不过只喝了几口红酒,怎么就醉了呢。


  ——不过,对他而言,在这一刻,就连空气都是醉人的。这是他有史以来距离凯莉最近的一次。

  “好久不见?”凯莉搭着他的肩,看着他通红地脸起了捉弄的心思,“真是容易害羞啊,脸红得是不是快要冒烟了呢?”

  “…好久不见。”他回道。

  紫堂幻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下意识地想推推眼镜,手抬了抬,又觉不妥,干咳嗽了两声,挤出来这句话。


  “你还是这个样子。”凯莉搭在紫堂幻肩膀上的手顺着他肩膀的轮廓向上滑至他的脖颈。

  感受到从脖上传来的冰凉触感,紫堂幻一颤。

  ——你倒是变了很多。

  紫堂幻微微张了张嘴,却还是没有说出口。

  凯莉似乎很满意他的反应,嘴角又挑了挑,笑意更甚,反手将他的手轻按在自己的腰上,朱唇一开一合:“跳舞的时候,手应该放在这里。”

  紫堂幻一个激灵,绯红又艳了几分,一直蹿到耳根。





  
  紫堂幻从来都没想过他会这样搂住凯莉的腰肢沉醉舞池。

  他幻想过很多次和她的重逢,或是他游刃有余地向她搭着话,或是同学聚会上再见,又或是凯莉一脸惊讶地对他说,哎呀,我都没认出来,你已经是能够独当一面的人了嘛。

  这样的再次见面是他始料未及的,紫堂幻犹豫着他是不是应该表现得更加绅士更加优秀出色一点,或许能让她的视线在自己身上多停留几秒,多看自己几眼。

  凯莉似乎看出他的走神,贴得更近了一分,“紫堂幻,在想什么?跟本小姐跳舞,专心一点怎么样?”

  “啊…嗯……没,没什么。”

  紫堂幻回过神来看她,却又急忙移开视线,凯莉雪白的脖颈实在是,实在是太危险了。

  凯莉是有喷香水的,是很浓烈的香,艳却不俗,香气一缕一缕地往他身上爬,往他鼻子里钻,一下一下地轻挠着他的心尖。

  此时此刻,缓慢的音乐醉人,舞步醉人,凯莉的眼神更醉人,就连彼此的呼吸都变得甜腻。





  
  紫堂幻真的醉了。
  

*tbc

我靠,我觉得我太水了
还是整理成合集再发吧

一脚踏入卡艾的深渊(???)

凯幻凯粮好少
我的心已经死了

【凯幻】以吻封唇①

        *ooc注意
  *不良凯莉x幻
        *是糖  祝食用愉快




ok的话






  
  他看那个女孩很久了。

  对,就只是盯着看,像是要将她乌黑的长发粉色的短裙都尽数烙在眼底一般。

  紫堂幻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凯莉的?他说不上来。可能是在可能是在他被人欺负凯莉替他解围的那一瞬间,可能是在看到她嘴角上扬的弧度,可能是在她柔顺的发丝蹭过他的指尖。

  总之他就是掉进了凯莉的糖果盒里。





  他记得清清楚楚,在那个星期五,他被一群人围在墙边,一声都不敢吭地被他们欺负。任他们拳打脚踢也没有还手。

  紫堂幻知道的,现在还手只会招来更多的殴打。忍一忍,忍一忍,撑过去便万事大吉。

  在事态变得严重之前,制止施暴者们的是一个叼着棒棒糖的小姑娘。

  “我说怎么这么吵。”小姑娘将棒棒糖用舌头从左边拨到另一边,“滚远点,这是本小姐的地盘。别在本小姐这儿撒泼打架。”

  紫堂幻的眼镜早就被踢到了一边,以至于他看不太清晰,紫堂幻抬头看发声的那女孩,视线有些模糊。

  他看见她乌黑的长发,他看见她头上的星星发卡,他看见她飞扬的裙摆和黑色的袜。

  这是………凯…莉?

  他和凯莉是见过一次面的,算是金介绍给他的朋友,说是朋友,他们的关系也就止步与交换过名字说过几句话这个等级。在金介绍之前,凯莉这个名字紫堂幻是听过的,凹凸中学有名的不良,还是个成绩优秀,哥哥还是学生会长鬼狐的不良头头——以至于紫堂幻对凯莉这个名字印象是非常深刻的。

  ——这算是第二次见面。

  真是狼狈的第二次啊。

  “滚啊?”凯莉有些不耐烦。

  那些人面面相觑,为首的人狠狠的剜了紫堂幻一眼,扭头就走。

  人都散了,狭窄的巷子里只剩凯莉和紫堂幻。

  紫堂幻愣了愣,挣扎起身捡起眼镜擦了擦。

  “擦干净点。”

  凯莉冷不丁地开口,紫堂幻被吓了一跳,刚捡起来的眼镜差点又掉到了地上。

  察言观色的本能让他抬头小心翼翼望向凯莉,但他看不清晰,并且凯莉也没有想要多待的意思,她离开的背影就这样模模糊糊地印在了他的脑子里。





  
   紫堂幻真的觉得自己喜欢上凯莉了。

  可能是一见……啊不是,是二见,二见钟情。

  和凯莉的第三次见面,是在小巷子旁的便利店。

  紫堂幻拎着一袋东西,刚踏出玻璃门就看见靠在墙边抽烟的凯莉,差点把手里东西吓掉在地上。

  他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看到凯莉他没由来地慌起来。

  不得不说,凯莉真的很迷人,就连抽烟的样子也叫人挪不开眼。

  凯莉微扬着头,雪白的脖颈以一种致命诱人的弧度暴露在空气里。

  她似乎是感觉到了紫堂幻的视线,扭头看过来,吐出一口烟,灰白的烟漂浮着升腾着卷啊卷,很快消散在空气里。

  天有点冷,是该加衣服的日子了。可凯莉还是穿着她粉色的短裙,就那样站在寒风里,就像一只白天鹅。——他不知道怎么形容,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想,怎么想吸烟喝酒的不良少女和白天鹅都扯不上关系,但他就是觉得。

  紫堂幻愣了愣,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大步走过去。

  凯莉掐了烟,看着他从袋子里掏出来一罐咖啡递给自己。

  一接,热的。

  “本小姐不喜欢喝苦的。”

  这样说着,凯莉拉开那一听咖啡,又看他一眼,猛灌了一口。

  这大概就是,三见倾心吧。



tbc.

【凯幻】暖冬(多结局)

*ooc注意
*已成年单向陌生人设定
*多结局注意
*结局A  (刀)
结局B  (玻璃碎沫)
结局C  (糖)



ok的话









  冬天了。

  凹凸市一到十二月就特别冷。雪大把大把地下,风一阵阵地刮, 似是要把人衣装下的暖意尽数溶进空气里。

  紫堂幻拢了拢风衣,在咖啡厅门前停下脚步。

  雪还在下。

  冬天的时候,紫堂幻总会贴个暖宝宝。今天他贴了两个。

  ——最近的气温只降不升,的确够人受的。
       

        他拍了拍肩膀上的雪,又抖了抖风衣,这才推开了门。

  这一路走过来身上倒是积了不少雪,紫堂幻想,不整理干净再进去就太失礼了。

  其实紫堂幻不必走这么远特意到这个咖啡厅的,要说咖啡厅,他家门口就有俩,方便,实惠,服务员还是清一色的漂亮小姐姐。

  被问及这件事的时候紫堂幻总是结结巴巴搪塞道,这、这不是习惯了那家咖啡厅嘛,家门口那两家呆不惯,呆不惯。

  到底是不是因为呆不惯他自己再清楚不过了。

  不就是因为一个小姑娘嘛,长头发,别了个星星发卡的那个。

  别、别乱说。紫堂幻偏过头去连连摆手耳朵通红。

  那个总是叼着棒棒糖别星星发卡的小姑娘,每个星期六都会在那个咖啡厅呆上一整天。

  紫堂幻就是冲着她去的。

  他知道她叫凯莉。

  凯莉,和她的发卡一样粉粉嫩嫩的名字。

  
  门上的瓷铃铛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紫堂幻小心翼翼踏进温暖的房间,转身轻轻关上门,暖气让他的眼镜上蒙了一层雾气。

  他下意识地瞟向凯莉经常坐的位置,隔着镜片上逐渐消散的雾气,他看见凯莉的星星发卡和她乌黑的长发。

  紫堂幻赶紧收回了目光,他怕他的脸又烧起来。

  紫堂幻从第一次见到凯莉到现在已经快半年了。这半年里他甚至没上去打个招呼,过分的羞涩让他好几次把到嘴边的话硬生生咽了下去。

  他只知道她的名字叫凯莉。

  凯莉,凯莉……凯莉。

  他在心里一遍一遍地默念,满心欢喜仿佛要满溢而出。






  【结局A】

  美好的童话故事有了个令人悲伤的结局。

  又是一个星期六,紫堂幻下定决心要和这个女孩搭上话。

  他要站在她的面前直视她的眼睛挺直腰板亲口告诉她他叫紫堂幻。

  那一天他特意穿了压箱底的西装,去花店挑了一束美丽的花。

  粉粉的花,就像她粉粉的发卡。

  他来到咖啡厅,深吸一口气然后推开门。

  
  凯莉?凯莉昨天就搬走了。

  ……搬走了?

  熟悉的歌,熟悉的位置,但就是熟悉的人没有了。

  紫堂幻推了推眼镜,手有点抖。

  他低垂着头,刘海几乎遮住了他的眼睛。

  ……这样啊…。那……打扰了。

  紫堂幻转头走了,步子有点不稳,差点被门槛绊了一跤。

  ——并且他应该是不会再来了。

  这短暂的爱情就像冬天的花一样。美丽,浪漫,但是是活不长的。

  那年十二月的风,带着爱而不得的遗憾,一直吹到了他的骨子里。







  【结局B】 平行线

  紫堂幻再见到她时,她不再是一个人喝着咖啡。

  凯莉挽着身边人的胳膊,笑容甜得就像是她嘴边的棒棒糖。

        这个古灵精怪的小姑娘,终于找到了自己最喜欢的糖果。

  ——紫堂幻有一瞬间的恍神。


  他听到凯莉告诉店长,他们要订婚了。

  他看到凯莉身边的男人脸红着挠挠头。

  他还听到他们说,要搬去别的城镇了。

  
  紫堂幻手一抖,手中的细勺便落了地,清脆的碰撞声突兀而刺耳,与此刻的氛围格格不入。

  他们看过来,紫堂幻心下一刺,挤出一个别扭的笑容。苦涩而无可奈何。

  祝福你们。紫堂幻在心底如是说。

  毕竟。本来就是陌生人。






  
  【结局C】

  他去了趟洗手间,回来便发现他的书里夹了东西。

  打开来看,是那个他看了许多次的,粉粉嫩嫩的星星发卡。

  他惊愕抬头望向凯莉,凯莉正盯着他,左手撑着下巴右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搅着咖啡,眉眼弯弯。

  紫堂幻的脸刷的就红了,不知所措地合上书又差点把咖啡打翻。

  是被…发现了吗……?

  凯莉起身离开,在门口冲着紫堂幻眨了眨眼睛。

  紫堂幻脸更红了。

  应、应该是暖气温度太高的原因。或者是因为多贴了一个暖宝宝……。

  他这样辩解道。


  
  ——春天快到了。









freetalk:结局B想写出那种两个陌生人相遇淡淡的毫无波澜的感觉淡淡地进入对方的世界最终还是会淡出彼此的生活结果还是笔力不足(你在说啥
总之我觉得   结局A   很爽【打死

【凹凸x你】他的保护(安/雷/瑞/嘉)

*ooc有
*真的非常ooc


ok的话








  【安迷修】

  双剑的骑士总是突然出现在你的面前,特别是在你有危险的时候。在这个弱肉强食的凹凸大赛,他总能及时赶到并将你护在身后。

  “骑士安迷修,为您而来。”

  “竟然对这样美丽的小姐出手,实在是罪不可赦。”

  不得不说,他战斗的样子是非常帅气的,以至于你看得出了神,愣了愣才反应过来。

  手背传来温热柔软的触感,最后的骑士在你的手背落下细细密密的吻——

  “不必道谢,保护公主殿下,正是骑士的职责所在。”

  
  
  
  
  【雷狮】

  “胆子很大嘛,敢对我雷狮的女人出手。”雷狮挥锤将你护在身后,转头确认你没受伤后,紫罗兰色的眸子一沉,你好像能感受到从他眼底升腾起来的怒火。

  “想要抢海盗的宝藏,你还早了几百年!”雷神之锤高举,四周的雷电的光十分刺眼,他猛地挥锤,如同雷神降下天罚。

  太刺眼了。你眯着眼,隐隐约约看到他的背影和飞扬的头巾。

  电闪雷鸣过后,一切归于沉寂。

  他嘴角的笑骄傲肆意。

  “海盗可不会让别人伤到自己的宝藏一分一毫。”

  
  

  【格瑞】

  他猛的将你扯到他的背后。

  你看得分明,那张万年不变的冰块脸一瞬间闪过一丝慌乱,随后又恢复了平常的面无表情,只是脸色又阴了三分。

  “待着别动。”他沉声说道。

  大赛第二可不是花瓶,三下两下就除掉了来找你麻烦的参赛者,他手中的裂斩又沾了血,吧嗒吧嗒往下淌。

  他面无表情地向你走来,抬手。

  你心下觉得肯定要因为自己乱跑而被教训了,害怕地缩着肩膀闭上了眼睛。

  预计的疼痛并没有传来,他只是稍稍用力揉了揉你的脑袋。

  “没事了。”他如是说。
  




  【嘉德罗斯】

  “哪里来的虫子,敢动我的所有物。”嘉德罗斯站在高处俯视试图来攻击你的参赛者,眼中尽是不屑与憎恶。

  你看见挥舞着的大罗神通棍,看见飞溅的血花,看见那些参赛者一个个倒下,看见嘉德罗斯向你走来。

  他面色不悦地钳住你的下巴。

  “记住了,你是本王的东西,就是死也要得到本王的批准。”

  
  “别给我死了,渣——渣。”






freetalk:哎呦真的是我流凹凸………………………是尽量按照原作来的,性格方面如果有没有把握好的地方欢迎指出【假的】

【凯幻】死亡与痛

*ooc注意
*是刀子
*一方死亡有

食用愉快




ok的话






  “开什么玩笑紫堂幻。”凯莉扶着星月刃从喉咙里挤出几声笑,“本小姐用得着你救?”

  凯莉盯着坐靠在墙上浑身是血的紫堂幻,越笑越大声,越笑肩膀抖得越厉害。

  “真的是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

  “我很强。星月魔女很强。强到不用躲在任何人的背后。”

  “太蠢了紫堂幻。太蠢了。”

  凯莉一边笑一边捂着脸。凯莉的手上还沾了血,但是她顾不上。——她觉得她所有的冷静,所有的理智都在这一刻碎掉了。

  她用力捂着自己的脸,指尖有点发白。她手上的血还没干,蹭到脸上留下一道道印。

  “紫堂幻你告诉我。你逞什么英雄。”凯莉猛的提高了音量,蹲下揪住紫堂幻的衣领。“你告诉我!”

  四周很安静。来找麻烦的人都已经死掉了,全部四仰八叉地躺在那里,安安静静地。

  紫堂幻也安安静静的。凯莉的问话也没有人会回答了。

  凯莉脱力般跌坐到地上。伸手从上至下,抚摸过他柔软的发丝,他沾血的脸颊,他白净的胳膊,再到他渐渐冰凉的掌心。

  她又开始笑。

  “活该。紫堂幻你活该。”

  凯莉觉得自己夹着呜咽的笑声格外刺耳。

  今天风真大。眼睛里都进沙子了。凯莉想。



freetalk:很饿于是就自割腿肉了。还是第一次写刀,开心吗朋友们【打死

【凯幻】近距离暗恋

        *ooc注意
  *学院设定。和之前正经的风格不沾边  很崩就是了。
  *莫慌,是糖。食用愉快。

ok的话

  
  紫堂幻喜欢凯莉,几乎是众人皆知的事情。

  至于这件事为什么众人皆知,紫堂幻是绝对不想多回想的。

  紫堂幻,凹凸学院努力但是仍然成绩堪忧的学生,为人正直乖巧,听话是听话,但是这成绩就是提不起来,丹尼尔校长为此真是头疼不已。

  瞧瞧,瞧瞧,多好的孩子啊。努力积极向上尊师重道,也不像雷狮他们那几个搞校内小团体,怎么就是考不好呢。

  雷狮就正好相反了。家里有权有势不说还是个小天才,搞小团体还全校第四,带着三个小弟横行霸道,叫什么雷狮海盗团,名言之一是见到鶸就要踩——不用说,紫堂幻就是雷狮海盗团重点踩的对象。

  被家里孩子欺负不说,还整天被佩利追着收保护费,紫堂幻深深的觉得这不ok。这次不仅是零花钱进了佩利的口袋,就连自己的秘密也在佩利的逼问下进了他的耳朵。想不到吧,紫堂幻的秘密在佩利肚子里转了一圈,又从他嘴里蹦出来,一传十十传百,一天之内几乎全校都知道了紫堂幻喜欢凯莉。

  凯莉,古灵精怪的一小丫头,以捉弄人为乐,就算这样追求者也只增不减,每天桌肚都被塞得满满当当的,都是些情书啊,巧克力啊,小蛋糕啊之类。

  凯莉吃吗?不吃。这一口下去得胖多少斤啊。要做个精致女孩,懂吗。

  ——于是凯莉都塞给了后桌的紫堂幻。

  几乎是受宠若惊,紫堂幻脸渐渐红成番茄苹果熟螃蟹,随后小心翼翼地把凯莉给他的零食塞进书包里。

  对于紫堂幻喜欢凯莉这件事,凯莉的粉丝团是完全根本丝毫不care的。开玩笑,凯莉是谁,他紫堂幻又是谁,追凯莉?一首梦醒时分送给这位朋友。担心?担心个屁,是凯莉后桌怎么了,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更何况是凯莉这只白天鹅。凯莉粉丝团团长冷哼一声,紫堂幻怕是情书都不敢塞。

  ——紫堂幻的确不敢塞。

  上课的时候他光是盯着凯莉乌黑的发丝脸都能红一片,更别说塞情书了。也不知道凯莉是怎么看自己的,冲动告白实在不是什么良策。

  情书是不敢塞,但是他敢塞糖啊。作为送给他零食的回礼,这不过分吧。

  不过分,当然不过分。

  所以每天早上紫堂幻都会在凯莉课间出去的时候在她笔袋里偷偷塞一根棒棒糖。草莓味的。跟她的星星发卡一样粉粉嫩嫩的。

  凯莉并不排斥,每次都大大方方地接受了,每天就经常看见她叼着根棒棒糖。

  凯莉知道,但是不说。只是笑嘻嘻接受。

  这也算是两个人之间的秘密了。




  
  糟糕。糟糕。糟糕。

  凯莉肯定听说了。我喜欢她的事。

  ……她会怎么想我?

  紫堂幻坐在座位上如坐针毡。手里还紧紧攥着还没送出去的棒棒糖,手心出了汗,感觉湿漉漉的。
  
  她会不会觉得我别有居心啊……?紫堂幻摸了摸下巴,又推了推眼镜,叹了口气。
  …………我本来就是别有居心啊。




  
  结果棒棒糖都快被紫堂幻捏化了都没送出去。思索再三他还是把糖揣进了兜里。这一天接下来的时间,他都在偷偷看着凯莉的反应。
  他觉得他恋爱的小花就要在佩利的手中夭折了。

  靠。打一架吧佩利。





  

  放学了。

  紫堂幻一出校门就被凯莉拉进了一小胡同里。

  简单粗暴毫不拖泥带水,不愧是星月魔女。

   “你不是喜欢我吗?不打算来个催人泪下的告白?”魔女将紫堂幻按在墙上,猛的凑近,眉眼弯弯。

  “我……”

  “……我喜欢你,凯莉。”

  “非常喜欢。”

  “很喜欢很喜欢。就像鱼喜欢水,鸟喜欢天空。”

  ——少年满腔的喜欢以言语的方式满溢而出。

  “………但是我太弱了。”

  “我觉得我配不上,凯莉。”

  “你应该适合更加优秀的……”

  ——常年被欺负的男孩子,就连喜欢都变得谨小慎微。

  “说什么呢紫堂幻。”凯莉开口打断,“配不配得上是本小姐决定的事。”

  “你只用负责喜欢就可以了。”

  魔女在夕阳的余晖中趾高气昂地宣告着。

      “…?!”

        ——紫堂幻突然觉得整个世界都亮了。凯莉的笑容在夕阳下熠熠生辉,很耀眼。  




  
  “那么,本小姐的糖呢?”
  “啊……”紫堂幻闻言伸手准备将口袋里的糖拿出来,脸颊却冷不丁地被“啾”地亲了一下。
  “?!?!?!?!?!”
  “很甜。”凯莉恶作剧成功似的笑着盯着紫堂,看着他脸红一直红到耳根。






  
  干得漂亮,佩利。

【凯幻】糖果味的告白

  *ooc预警
      *新人写手请多指教




ok的话




  “哈?你在耍我吗紫堂幻?”凯莉叼着棒棒糖,翻了个白眼,语气轻蔑夹杂着几分不满,“有重要的东西要给我看?什么东西这么重要得藏在小树林里?本小姐腿都走酸了。”

  “很,很快就到了。”紫红色头发的少年似是有点紧张,说话都有点不顺口。

  
  
  夜晚的树林是很静的。除了那踩在落叶上发出的咔嚓声,糖果与牙齿碰撞的脆音,就只有细微的虫鸣。

  紫堂幻右手不自觉地握紧。紧张的少年手掌心已冒出一层薄汗。初尝喜欢的少年,打算在今日向心仪的女孩告白。

  紫堂幻以前从未有过这样的经验,他不知道这样的告白是否太过大费周章,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的的确确是花了好大一番心思的。

  少年停了下来。眼前是一片垂下的树藤挡住了前路。紫堂幻深吸一口气,在脑袋的一瞬当机之后迅速回想了好几遍之前偷偷借的恋爱教学书籍,抿了抿唇后转身对身后的少女说。

  “凯莉,请闭上眼睛——”

  “……本小姐要是不闭呢?”凯莉笑眯眯地盯着他。

  “诶?!”

  不是?!不应当?!凯莉你不按套路出牌?!

  看着紫堂不知所措的样子,坏心眼的魔女噗嗤笑出声来。 随后手一扬,粉色的小星星便将树藤尽数割断,树藤后的景象一览无遗。

  月光下,树藤后的空地上,摆满了玫瑰。玫瑰被摆成心形和星形,中央有她的名字。

  这花了他不少的积分,也花了不少他的时间。

  “诶什么诶啊,这么老的套路你还玩啊紫堂幻?超——老土。”

  紫堂突然觉得自己的脸有些发烫。

  他突然想冲动一次。

  “凯莉…!!我喜欢你!很喜欢你!非常喜欢你!”

  糟糕,明明之前做了那么多的准备,之前背的告白三千句居然都给忘得干干净净,简直是瞬间归零。背了那么多,到嘴上的却只有喜欢喜欢。

  ——太丢人了紫堂幻。

  肯定要被讨厌了。居然用这么老土的方式告白。


  
  他感觉自己的体温在升高。甚至还很有点热。

  看着凯莉笑眯眯的模样,脑子的温度好像降了些,突然觉得自己刚才的行为不太妥当,简而言之就是,太直球了点?

  “啊、凯莉,我……”紫堂挠了挠头,慌张开口,眼神飘忽不定不知道看向何处,“那个,不接受也没什么的嘿嘿,我们还是朋友嘛。”

  “???”凯莉猛地咬碎口中的糖,瞪着眼前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诶不是,紫堂幻你以为本小姐大晚上的为什么会跟着你出来啊?!”

  “你还真是个笨蛋,本小姐还没说话你就想着做朋友?”凯莉勾勾唇角,“那你可要失望了,本小姐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和你做朋友。”

  语毕,凯莉抓住紫堂幻的衣领往自己眼前一拉,柔软与柔软相接。

  夜晚的树林很静。只剩虫鸣。



  
  
  “紫堂幻你可要记好了,你的告白可是专属于本小姐的糖果味。”夜晚的魔女如是说。





freetalk:这一对真的好冷啊………………
          饿到不行于是自力更生()